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紫荆:决不容许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

来源: 紫荆          发布时间: 2019-05-03

  文|《紫荆》杂志评论员

  近年来,香港在中央政府支持和特区政府带领下,广大市民人心思定、谋求发展,整体形势稳中向好、持续向好。但总有一些人见不得香港好,为一己之私,内外勾连,上演出妄图再次搞乱香港、火中取栗的新闹剧:先有所谓“公民组织”“上书”建议英国政府“为香港事务发声”;后有美国驻港总领事唐伟康罔顾外交官身份应遵守的基本外交规范,对香港保安局拟修订《逃犯条例》说三道四,公然干涉香港事务,甚至作出政治恫吓;再有陈方安生等几个反对派越洋赴美“告洋状”,不仅颠倒黑白、歪曲事实、丑化香港,而且不顾尊严乞求外国势力插手香港事务,言行可耻,其心可诛。

  无论是外部反华势力损港遏华,还是乱港派洋奴卖港求荣,总要为自己涂脂抹粉,披上所谓“守护香港”、争取“真普选”等外衣。但是,从乱港派在西方敌对势力授意资助下发动非法“占中”阴影中走出的香港市民,不会再轻信这些华美言辞,纸总是包不住火,乱港祸港的所作所为必将遭到市民的反对和唾弃。

  “乱港遏华”势力内外勾连活动猖狂

  长期以来,西方反华势力一直将香港视为向中国进行渗透破坏的桥头堡,不断在港加强培植和扶持反共反华、遏制中国的代理人。香港回归祖国后,外国势力并未改变或放弃其原有的战略图谋,对香港事务的干预也从未间断。英国政府定期发表所谓《香港问题半年报告》,对香港的内部事务说三道四,还美其名曰英国对香港负有“道义责任”,可谓典型的殖民者思维。

  美国也加快对香港的势力渗透,全面加强在港影响,不光利用《美国-香港政策法》干预香港事务,“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等所谓研究机构甚至直接资助香港各反对派组织,提供数以百万计美元推动非法“占中”活动,暗室密谋、培训暴兵、物资输送更是陆续曝光。

  另一方面,香港反对派长期以来一直与外国政治势力保持着紧密联系和互动,挑战国家主权与安全的底线,逐步蜕化为乱港祸港派。尤其是从去年底至今的几个月里,二者的里应外合变得愈加明目张胆、肆无忌惮。

  近日,香港法院对非法“占中”行动的策划组织者作出判决,9名主要组织者全部被判有罪。4年前发生的长达79天的非法“占中”,是香港开埠以来历时最长、参与人数最多的违法运动,曾令香港多个区域陷入混乱,交通瘫痪,商户无法正常营业、损失惨重,市民生活受到严重影响。现在,已有越来越多的铁证,清楚表明这场违法运动是西方反华势力策划资助的一场“颜色革命”。如今的正义审判,可以说是给了香港市民一个合理的交代,也彰显了香港的法治精神。然而,还是那些外部势力,却对这一明显属于香港内部事务的审判发表诸如“用过时的普通法控罪”、“政治复仇”、“寒蝉效应”等谬论。

  此前,租用特区政府物业做会址的外国记者会,公然邀请“港独”分子陈浩天去发表“港独”演说;民主党悍然成立所谓“国际事务委员会”,试图以更主动的方式去获得外国的资金援助和政治支持,更将此视为要挟政府的政治筹码;唐伟康威胁“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或影响美港双边协议”,本是虚张声势,陈方安生却跳出来为其辩护,恐吓港人“美国或会取消对港多项特惠待遇”——事实上,在美港贸易中,美方受惠不比香港少。

  外部干预严重损害国家安全与港人利益

  打着所谓“民主自由”旗号的内外勾连,既是对中国国家主权的不尊重,又是对香港利益的极大损害。据媒体统计,过去半年内,香港反对派政客主动跑到外国去勾连外国势力的次数多达8次。当洋奴,无论打着什么旗号,总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过去他们多多少少还要躲躲闪闪、掩人耳目,为何近来却出现如此频密、高调的勾连?

  近年来,香港的形势稳中向好、持续向好,尤其在习近平主席2017年视察香港之后,香港“风更清、气更正、信心更足了”,粤港澳大湾区规划的出台、“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让香港更进一步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共享祖国繁荣富强伟大荣光。而这却并不是某些国家所乐见的,他们曾经在“殖民的香港”获得巨大利益,担心“中国的香港”会令其无利可图。

  另一方面,中国科技与经济持续快速发展、整体国力日益增强,成为当今维护国际秩序的坚定力量,这对某些喜欢搞唯我独尊、信奉“零和游戏”的西方势力而言,构成了想象中的威胁,而香港是一张他们想象中可以用来遏制中国的牌,自然不肯轻易放弃。

  对香港反对派来说,面对经历非法“占中”伤害、日益清醒的市民,他们过去常用的那一套罔顾事实、刻意夸大的作秀已逐渐失效。对于“港珠澳大桥”、“一地两检”、“明日大屿”等明显有利民生的议案,他们一再为了反对而反对,引发越来越多港人的反感。从最近几次补选结果可以看出,香港市民日益“心水清”,支持爱国爱港力量的选民不断增多,反对派失掉多个议席。面对这种局面,反对派高调唱衰香港、乞求外国人干预香港、为外部势力攻击中国提供子弹……说到底,无非是为自己捞取政治资本,以此作为获取选票的工具。

  二者各有所求,自然一拍即合、沆瀣一气。去年底赴美乞见美国某些政治人物后,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荣铿带回了5条所谓“美国政界的共识”:1,不能禁止任何人参选立法会或褫夺议员资格;2,不能再有外国记者被逐;3,不能再因政治行动而提出检控;4,不能拖延真普选;5,不能制订《基本法》23条。

  若按此“共识”,往后任何鼓吹国家分裂、不认同“一国两制”与基本法的人都可以参选立法会议员、进而参与决定香港前途与命运的政策讨论与投票;外国记者将可以享有签证特权,不论在香港做过什么都不会被拒签;非法行为只要冠以政治之名,将不受法律约束;香港的政制改革进程和法律制订与否由美国人说了算。

  难道这就是某些西方国家所提倡的“法治精神”?这就是反对派所追求的“民主自由”?反对派打着“为香港民主自由”的旗号,做的却是主动献身当棋子的丑事,赤裸裸地表达了对“一国两制”、对基本法的不信任和挑战,在贸易战的大背景下给西方国家提供攻击口实,为虎作伥、引狼入室,最终损害的一定是香港的前途与港人的利益。此种作派此种行径,与历史耻辱柱上的秦桧、吴三桂、汪精卫之流又有何异?

  外部势力干预绝不会得逞

  历史与现实一再证明,没有安全的基础、稳定的环境,什么都搞不成。香港回归20余年来,中央政府严守 “一国两制”、“港人治港”的原则,为香港提供了稳定的政治环境;国家经济的快速增长又给香港带来了令外人羡慕的发展机遇。我们应该珍惜这样的环境和机遇。

  蚍蜉撼树谈何易?外部势力与一小撮乱港势力自然不能左右香港的命运,当非法“占中”者被法院判刑、遭市民唾弃时,他们的外国支持者又在哪里?不过,这些蛀虫虽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却始终是香港的祸害,如不防微杜渐,一有风吹草动,总会再出来为害作乱,我们对此决不能掉以轻心。

  对于与外部勾连的乱港势力,我们要和市民一起看清他们的真实面目。对危害国家安全、危害香港利益的行为要坚决反对,对违法行为要依法追究,该检控的就检控,该“DQ”的就“DQ”,及时遏制及阻吓这股逆流。同时,还要着眼长远,见微知著,正视并解决香港在维护国家安全法律制度方面存在的“突出短板”和“风险点”,这是实践“一国两制”、维护繁荣稳定的保障,也是坚守法治核心价值、维护国家安全的要义。

  习近平主席指出,“国家安全是安邦定国的重要基石”,“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保证人民安居乐业,国家安全是头等大事”。长远来看,国安教育与国民教育相辅相成,对于香港的年轻一代,应加强国民教育,帮助他们增强国家认同感和民族自豪感,开阔国际视野,令其对现代文明和社会理性有更深的理解,对法治信仰和法治精神有更多的坚守。

  当年邓小平清晰地指出:“要相信香港的中国人能治理好香港。不相信中国人有能力管好香港,这是老殖民主义遗留下来的思想状态。”香港事务毫无疑问属于中国的内政,香港回归至今已20余年,实践证明,香港的中国人完全可以管理好中国的香港。我们欢迎世界各国与香港加强经贸文化正常交往,香港的大门永远敞开,但决不允许任何外部势力干涉香港内部事务。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4458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