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港“国球”缘

来源: 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          发布时间: 2021-01-26

粤港“国球”缘

广东联络部 梁雄

 

“万和杯”2019年中国乒乓球协会会员联赛。(作者供图)

  去年1月,我从工作和生活了20多年的香港调回广州,工作环境变了,但唯一不变的是我对乒乓“国球”的热诚!小小银球牵动一幕幕粤港两地人和事,也时常萦绕在心头。

  在港工作期间,我先后写了《中联办人与港人的“国球”情怀》、《香港“国球”热》两篇文章在香港文汇报上发表,表达了中联办人和香港同胞共同喜爱“国球”的真实情感,也抒发了我酷爱“国球”的执着情怀。文章发表后,引起了一些香港和内地读者的共鸣,有些朋友还不时追着我要写完《国球》三部曲!

  为此我也常常自问,是否已经“江郎才尽”了?还能再写一篇《国球》吗?由于当时适逢我要调回内地,这件事就搁置下来了。直到我调回广州后经历了几件事,才激发起写《国球》第三篇的思考,我想可以尝试写写“粤港‘国球’缘”。

  第一件事是去年4月至5月我回香港出差时,有几位昔日的老球友和好朋友,如香港乒乓球队陈江华总教练(4届香港冠军)、南华乒乓球会曾文进会长、李伟斌律师、东华三院刘汉长医师、上证所香港张斌总代表等,非常热情地邀我球聚和饭聚,再续“国球”谊,令我油然生出粤港“国球”缘的情感。特别是陈江华总教练专门来指点我的球技,还和家人与我餐叙,令我感受到重回香港“家”的温暖!

  第二件事是我回到广州后因机缘巧合,认识了在粤的中国颗粒大联盟(原长胶大联盟)总会会长黄建疆(2届世界元老赛冠军)、6届全国长胶冠军雷磊磊、草根长胶发球王段新生等高手。经向他们讨教,我突破了自己的技术瓶颈,并对“国球”球技有了新的认识。其中的“准确判断,快速移动,合理击球,迅速还原”道出了长胶竞技的要诀。另外,为加强进攻性,我练习了反手刮打技术,套路是可发下旋短球到对方正反手位,迫使对方回下旋球到我方反手位,则可刮打到对方的几个点;如果对方回球到我正手位,则可用撞击扣杀,这样过去的球比较有威胁。这些长胶名师教导的要领,既提高了我的乒乓球水平,也激发了我完成《国球》三部曲的热情。

  第三件事是被邀请参加广州市乒协的日常训练。我调回广州后,广州市乒协陈建华会长和张桦会长邀请我参加乒协周一和周三晚上的乒乓球训练。广州市乒协正努力打造成全国最好乒协之一,曾培养出7届全国“市长杯”冠军杨浩明,还有女子分龄混合团体赛全国冠军罗小娟等著名球手。在这里,我认识了大批乒乓球高手,有退休的机关干部,也有一些退役的专业运动员及市民爱好者,他们忘我训练、奋力拼搏的精神,让我切身感受到“国球”的受欢迎热度。“市长杯”乒乓球赛已成为广州市乒协的招牌比赛,每年吸引大批“国球”高手参赛。我在香港工作期间,亦曾以香港中联办名义,两次参加广州“市长杯”乒乓球赛,结识了许多在粤的“国球”高手。

  如果说,我在香港时因“国球”而结交了陈江华、曾文进、李伟斌、刘汉长、张斌等一班好球友,并与来港参加“香港乒总杯”的雷磊磊建立了亦师亦友的关系。那么,我调回广州后,又因为“国球”结识了黄建疆、段新生等著名教练,以及广州、深圳、东莞、揭阳等广东乒乓球界的大批球友,并与其中许多人成为了好朋友,谱写了一段粤港“国球”缘。特别是去年有一次陪同中国颗粒大联盟黄建疆总会长等一班长胶高手,应香港区潮人联会王勤发副会长之邀到其家乡广东揭阳进行联谊赛,吸引了当地众多乒乓球高手参赛,以及大批爱好者来观赛,令我感受到“国球”在民间的巨大影响力。我被他们对乒乓球的热诚和执着所感染,也体会到国家队能长盛不衰、占据国际乒坛首要位置的原因。因为,它不但是粤港同胞,也是全国人民包括你我他都热爱的“国球”!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995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