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西营盘历史文化径

来源: 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          发布时间: 2020-01-16

探访西营盘历史文化径

协调部 傅济

 

香港医学博物馆。(图片来源:香港文汇报)

  转眼来港一年,经历了大半年的社会风波,对香港社会还不够熟悉的我,可谓经历了“磨心”的一年。在偶尔一个难得平静的周末,我决定去探访西营盘历史文化径,了解香港的医学发展史。

  探访从医院道西端开始。这一带绿树掩映,古朴而幽静,古老的石树墙散发着浓厚的历史气息,是电影取景的圣地。左手连排几间医疗机构——菲勒牙科医院、赞育医院、西营盘赛马会分科诊所,他们对香港医学专科发展发挥着重要作用。翻开历史,这里曾是香港首间公立医院——“国家医院”(Government Civil Hospital)的旧址。“国家医院”于1848年成立,经过数次搬迁,至1878年在此运营,直到上个世纪50年代才陆续重建为现在的布局。当时“国家医院”是一家西医院,为西方人士提供西医治疗和康复服务。华人市民不愿接受西医治疗,他们不仅在经济上承担不起高昂费用,而且在文化上也接受不了西医的治疗方式。

  沿着医院道往东走,从磅巷转普庆坊,在一个喧闹又略显狭窄的普仁街尽头,一眼看到庄重的牌坊大门,那里是香港另一间著名的医院——东华医院。东华医院是香港开埠以来历史最悠久的中医院,1870年由华人捐款兴建并营运。走进古朴的文物馆大堂,一幅幅金字对联彰显它在华人社会的地位,正中央陈设的神农氏神位表明它源于中华中医。成立之初,东华医院施医赠药,只提供中医中药服务,其广福义祠则常为年迈体衰的华人陪伴最后一程。可以说,东华医院是当时华人的重要精神港湾。那时候的香港,西医服务西方人,中医服务华人,如同两条轨道上的车,互不干扰。

  从东华医院回普庆坊往东不到500米,有一处城市花园——卜公花园(Blake Garden)。在高楼林立、寸土寸金的太平山一带,这个休闲锻炼的公共空间非常难得。优美整洁的花园正门入口留有古物事务署监制的圆形红色牌匾,上面警示“一八九四年太平山街一带发生鼠疫,此后肆虐香港近三十年,为香港史上最严重的灾祸之一”。在这片土地上,为了还太平街区以太平,当时的西医和中医各显所能,无声交锋,对香港医学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

  1894年5月8日,“国家医院”发现首例鼠疫病例,随后每天至少有30人死亡。截至5月28日,短短20天死亡达2215人。对于仅20万人口的小城,这无疑是场天大的灾难,不仅严重破坏香港经济,还直接威胁到每个人的生命安全。起先,患者寻求中医治疗,但因居住拥挤、卫生条件差,鼠疫交叉感染严重,疫情持续扩散,不得不采取西医治疗、强制隔离、石灰消毒、限制离港等综合防控措施,疫情才逐渐得到控制。到10月,疫情明显减退。为防止疫情再次爆发,太平山区居住地被清除,并改建为城市花园。

  此次疫情之后,太平山转危为安,鼠疫再没有在香港大规模爆发。这个事件却成为香港医学发展史上公认的转折点,小众的西医逐步被市民接受。一方面,控制鼠疫的综合防治措施有效,促进了华人接受西医。西医得以进驻东华医院,华人开始进入西医学院学习,并建设细菌检验所(现为香港医学博物馆)等。另一方面,社会也意识到“统一”、“综合”医疗观念的重要性,应发挥两种医学之所长。而今,东华医院等传统医院以西医为主,很多医院也提供中医服务,中西医学都有自己的舞台,融合发展,共同服务于市民健康。

  探访古迹,文化就在其中;回望历史,故事并未走远。中西医发展融合历程是香港独特文化发展的缩影,无论历史怎样变迁,相互尊重和包容都是这座城市的文化精髓所在。衷心祝愿经历修例风波的香港,能重拾尊重与包容的传统价值,让这个美丽的东方之珠重新焕发更加夺目的光彩。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440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