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曾宪梓先生

来源: 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          发布时间: 2019-10-10

追忆曾宪梓先生

宣文部 张国义

 

由曾宪梓先生捐资兴建的梅州市曾宪梓中学。(图片来源:香港文汇报)

  闻悉曾宪梓先生驾鹤西去,香港中联办同事无不透出难掩的惊愕和哀思,感慨最多的是,先生太不容易了,他真不愧是爱国爱港的一面旗帜。王志民主任在悼念唁电中,高度赞扬曾宪梓先生一生坚信“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他的伟大品格和崇高风范将永远光耀后世。

  有幸跟曾宪梓先生认识是在上世纪90年代中,那时我刚入职国务院港澳办,正赶上香港后过渡期事务繁忙紧张,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特区预委会、筹委会工作如火如荼。在这些平台上,内地和香港精英荟萃,各路英豪都在为迎接回归搭桥铺路。初见曾宪梓先生时,记得各种社会活动常有他忙碌的身影,佩戴的总是一条鲜红的领带,常别着一枚鲜艳的国徽领带卡。

  后来,每年全国“两会”是跟曾宪梓先生见面最多的时候。有一年我陪他前往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直播间,作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电台邀请他谈对总理政府工作报告的理解。那天他说了很多话,有对国家美好前景的展望,有对香港未来的希冀。看得出来,他的话匣子打开了,心情很不错。回代表驻地北京饭店的路上,他主动跟我说起一段自己的“年轻事”。他一个人讲,我一个人听,讲者认真,听者专注。

  金利来的崛起,有着一段戏剧性的往事。曾宪梓先生很愉快地回忆起年轻时代。上世纪60年代末,曾宪梓先生一家人到香港之后,以家庭作坊生产领带,自产自销,到通菜街一带售卖。由于用料厚道,款式紧跟法国、瑞士时尚,销售不错,家人温饱不愁。用他自己的话说,就这样开始做起了小买卖。温饱生计解决后,年轻的曾宪梓有意识地结交社会上流,学习做人做事,因为他知道需要经常佩戴领带的都是有身份的人。通过朋友引荐,他认识了香港最大银行的大班,当然这种认识并不是为了做生意,而是想增长见识,学习人家的待人接物。大班们工作繁忙,习惯利用周末时间到澳门吃饭喝茶休闲放松,而他总是紧随其后,端茶倒水,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此时的曾宪梓还是大班嘴里的“小曾”。

  一来二去,“小曾”总是殷勤地忙碌在大班身后。直到有一天,大班忍不住问他,你这么个大小伙子,经常陪着我们,对我们这么热情周到,认识这么久也没见你求我们帮助做点什么。你到底是做什么事的呢?“小曾”回答说,我家里做点小买卖,够吃够喝,能够跟你们大班一起,见世面,学为人,就是我的荣幸,没有什么需要麻烦您的。这次之后又过了很久,这位大班忍不住再一次问“小曾”到底家里做的是什么小买卖。“小曾”见再推辞婉言,有失真诚,就如实相告。出乎意料的是,大班说,我看你为人厚道,想象中你做事也会很踏实,不妨你把你的领带拿给我看看,我们银行职员上班需要佩戴统一的领带,如果合适,我们会需要很多订单。这家香港最大银行最终选用了金利来领带,这给曾宪梓带来了一大单生意,更重要的是,有大银行的认可作背书,各大知名商场也向金利来进货,甚至设立专柜。金利来一下子由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曾宪梓“领带大王”的美誉声名鹊起。

  当金利来名满天下时,市场上出现了一个新的品牌“银利来”。有次我来香港出差,对于不太熟悉的“银利来”,担心有人借金利来的声誉扬己威名,特意向曾宪梓先生当面讨教。他微笑着说,“银利来”也是自己的公司,专门设在老家梅州,挣了钱一分不取,全部留下来支持家乡建设。

  1934年,曾宪梓出生在广东梅县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全家人生活一直很艰苦。曾宪梓小的时候,冬天连鞋都穿不上,新中国建立后,依靠国家每月3元的助学金念完了中学和大学。所以他毕生对故乡的养育怀有深深的感恩之情。1989年曾宪梓投入100万美元巨资,在梅州成立了“中国银利来有限公司”,成为内地首家专营领带生产的中外合资企业,引进了4条国际先进水平的领带生产流水线,使“银利来”领带迅速成为中国的名牌领带。如今“银利来”领带的年生产量已达1000万条,营业额超过人民币1亿元,公司迄今的全部收入都捐献给了家乡。

  两年前,陈冬副主任专程前往梅州,探望在老家休养的曾宪梓先生,促膝长谈。曾宪梓先生去世后,陈冬副主任特意把当天的日记拿出来公开发表,以示深情纪念。日记记述到,曾宪梓先生在不同场合说过,来到这个世界上,两手空空,走时也带不走什么,只有在有生之年多为祖国做好事,多为家乡人民留爱心。我想,曾宪梓先生这番话也为他自己一生的崇高情怀做了最好的注解。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307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