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寻路记

来源: 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          发布时间: 2019-09-23

香港寻路记

广东联络部  孟江涛

 

市民为游客指路。(图片来源:香港文汇报)

  作为国际大都市和高度繁荣的自由港,香港就像一艘豪华游轮,承载了很多人和很多故事。香港很美,放眼望去,高楼林立,热闹繁华,绿水青山,诗意幽然。人们来来往往,停停走走,欢笑,忧愁,惊奇,思考,难以一一言说。前些年,我有幸到香港工作,对这座美丽的东方明珠之城有了更多的认识。

  第一次去香港是2006年。吃了晚饭,坐着叮叮车慢慢前行,看着路两边的高楼大厦,各样的广告牌,耳边传来叮当的声音,红绿灯的唧唧声,时不时飘过美食的味道、海水的腥味。路过湾仔,远远看到一个灯光球场,一场足球赛正在上演,赶紧下车,进了球场坐下,认真看起来。球赛结束后,天已经黑了,在球场里绕了几圈,竟然忘了怎么去车站。路盲如我,有些发慌。那时智能手机还没普及,无法进行导航,我在路边来回打转,心想还是问问人吧。一个年轻人正好走过我身边,我赶紧举手招呼。小伙子戴着耳机,估计正在听音乐,我用普通话说了一下要去哪里,请他指路。他点点头,立即说了一长串话,他说的是粤语,我听不太明白。他开始用手势比划,后来发现我还是不太明白,他笑了笑,拍拍我肩膀,做了个跟他走的手势。走了大约200多米,我们到了一个叮叮车站,等到一趟到跑马地的车,他告诉我坐到终点站。这下我听明白了。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当时的感觉是,香港人真热情,素质很高,香港不愧是著名的旅游中心。

  2010年,一个周末下午,带着老婆孩子参观香港科技馆。小家伙非常喜欢科技馆丰富多彩的内容,自然现象的深入分析,大荧幕绚丽的动画展示,热火朝天的计算机游戏,都让他流连忘返。本来计划6点左右离开,最后硬是玩到闭馆时才出来。在附近一家大快活就餐时,因人多和一个老先生搭台。老先生儒雅慈祥,人非常热情,主动与我们攀谈,还递了一张名片给我,让我叫他老蔡。老蔡是印尼返港的华侨,在一家福建社团联会工作,参加过天安门国庆观礼,多次参与建制派举办的各项公益活动。谈起这些来他满脸自豪,笑容洋溢,看得出来对祖国、对内地人充满感情。饭后,老蔡问我去哪里,熟不熟路,我尴尬地笑笑。虽然来港几年了,但主要在港岛工作、生活,对九龙还比较陌生,加上天黑,还真是没有把握。于是老蔡为我们一家三口带路,走了十多分钟,把我们送到上车点。我们举手道别,开开心心踏上回程。后来我和老蔡还一直保持着联系。

  2014年,某个星期一,早上5点多就起来,从广州坐和谐号到深圳,又从罗湖坐东铁,在旺角东准备换乘小巴赶回单位。第一次走这条路线。出了地铁口,走了没几步,路盲症又发作,不知道怎么走了。路边有个士多店,开门比较早,赶紧走过去问路。店子里有位师奶模样的女士,原本有些微笑,但我刚刚张嘴,“您好,请问弼街怎么走?“问路的话还没说完,她就猛的一摆手,“唔知“两个字刷地甩过来,带着冷漠和不耐烦。我有些吃惊。也许是碰上什么不开心的事了,或者没休息好,我在脑补着各种原因。回到单位和同事聊,原来有人此前也有类似的经历。

  三次问路经历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后来和老蔡以及几个朋友谈起这些事,他们觉得,近几年来,香港有种泛政治化的倾向,发生什么事都要归结到政治上,在一些企图浑水摸鱼的政客的极力蛊惑和大肆渲染下,渐渐变了模样。

  有哲人说过,人类的记忆,连接着过去与未来,没有历史的人和忘记了过去的民族,容易在前行中迷失方向。听着香港流行歌曲度过年轻岁月的我,衷心希望东方之珠浪漫依然,希望香港明天会更好。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289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