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大公报:商界领袖们,请与市民一起对乱港势力说不

来源: 大公报          发布时间: 2019-08-06

  香港陷入回归以来最严峻的政治危机,一场企图夺取管治权的“颜色革命”正在上演,“一国两制”面对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每一个热爱香港的人都要挺身而出。不论是打工仔还是工商界人士,大是大非面前容不得半点含糊。守护家园,抵抗暴力,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过去的九个星期,乱港势力一步一步将香港推向暴力的深渊。观乎乱港势力的策略,无外乎一哭、二闹、三上吊。一哭,就是发动大规模游行,误导国际舆论,“引洋兵入关”干预香港内部事务;二闹,就是黑衣暴徒日以继夜发动暴力冲击,警察总部、立法会、中联办大楼无一幸免,国徽遭涂污、国旗受侮辱,港九新界全面开花,处处狼烟;三上吊,即眼见煽动“罢工、罢市、罢课”失败,便瘫痪交通,摧毁经济,将每一位香港市民都卷入其中。事实在证明,乱港势力所谓的诉求都不过是欺骗群众和舆论的藉口而已,真实的目的就是“颜色革命”,夺取特区管治权,直至将香港分裂出去。

  必须指出,香港再乱下去,所有人都将是输家。不论身家有多少,也不论过去有多大的光环,在香港面临前所未有的危险境地之下,如果继续以这种“暧昧”的态度应对,不愿承担应有的责任,也不愿向暴力说不,甚至公然与政府及警方切割、阻挠警方执法、讨好暴徒,则再大的家业、再大的名气,终将成沙滩上的城堡,必然会被海浪冲成流沙。香港不需要“骑墙”的资本家,更不要没有社会责任感的“两面派”,要的是敢于承担的社会领袖!

  皮之不存 毛将焉附

  香港正处在治与乱的十字路口,再往前滑一步就是万丈深渊。正如特首林郑月娥指出,极端势力挑战国家主权,践踏“一国两制”,企图以玉石俱焚的方式将香港推向不归路,将七百万市民的稳定生活押上做赌注。果如此,则香港人人都是输家,而且家大业大的工商界必定沦为最大的输家。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值此香港生死存亡之际,沉默的大多数不再沉默,愈来愈多市民站出来守护家园,在港铁车厢、在街头、在商场、在巴士、在餐厅,在任何一个暴徒肆虐的场合,都有正义市民勇敢发声,而在尖沙咀一家商场悬挂的国旗被扯下并抛落海中后,有市民于凌晨时分自发升旗并唱起国歌,此时此刻,这歌声虽不雄壮却格外令人动容。同样令人感动的是,不少工商界人士亦拍案而起。上月举行的守护香港集会有三十多万人冒雨出席,其中包括一众工商界人士,表达了“香港是我家,一起守护她”的拳拳之心。

  法治是自由的基石,稳定是发展的前提。香港能成为举世瞩目的国际金融中心,“弹丸之地”富豪云集,涌现多位在国际财富排行榜位置靠前的大企业家,归功于香港的法治环境,获益于国家的改革开放,可以说,工商业界是香港现行制度的最大既得利益者。如今香港风云变色,礼崩乐坏,黑衣暴徒无法无天,想冲击就冲击,想暴动就暴动,想打人就打人,尽情释放人性的丑陋。香港已不再是原来的香港,国际形象备受打击,营商环境不断恶化,打工仔固然冇啖好食,商家更是首当其冲。

  面对不公 挺身而出

  商家一向讲究长袖善舞、八面玲珑,不轻易对政治问题表态,不轻易得罪任何一方,在社会高度撕裂的情况下更是低调再低调。然而,形势比人强,不管如何与世无争,如何明哲保身,在当前乱局中谁也无法置身事外。须知乱港势力搞的所谓革命,就是颠覆,就是砸烂现有秩序,加上香港一向强烈的仇富情绪,“地产党”形象多有争议,明哲保身恐怕只是一厢情愿。相反,你愈是躲避,愈是被视为软弱可欺,愈是惹祸上身。早前有暴徒在沙田的商场以血腥暴力冲击警察,游客避之不及,居民怨声载道,若情况持续,还会有人来光顾消费吗?还会继续闷声发大财吗?皮之不存,毛将焉附,香港都沉沦了,“一国两制”都不保了,生命安全尚且难保,遑论身家财富?

  “野夫路见不平处,磨损心中万古刀”。面对不公平、不公义,山野村夫都会出手相助,何况事业有成的商界?四大古代文明中,独中华文明延存至今,最重要的就是拥有“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民族精神。春秋时期,强大的秦国对郑国虎视耽耽,曾派大军前往偷袭,郑国商人弘高意外发现秦国大军,他一边派人向国君报告,一边准备了十二头牛及一些酒肉布帛来到军营,佯称郑国国君知道秦军远道而来,一路上风餐露宿,特地派他来犒劳。秦军以为行踪暴露,郑国必有防备,只好无功而返。弘高拯救了郑国,凭的不是十二头牛,而是过人的勇气与智慧。抗日战争时期,多少商家捐身家赴国难,可歌可泣,南洋华侨陈嘉庚更是其中表表者,毛泽东及邓小平都为他题词“华侨旗帜,民族光辉”。一九九零年,国际小行星协会将一颗小行星命名为“陈嘉庚星”,表达对他的崇敬。

  也有相反的例子。有些商人目光短浅,不是大发国难财,就是对民族危机视而不见。当年欧洲人包括商界在内对纳粹德国的倒行逆施听之任之,姑息养奸,最终是二战爆发,商家也难免灭顶之灾。二战后,有一首著名的忏悔诗流传至今天:“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不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党;后来他们追杀犹太人,我不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不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已经没有人替我说话了。”

  英法的一味绥靖,德国人的忍耐沉默,造就了纳粹。如果在希特勒露出獠牙的第一天,欧洲人、德国人就奋起反抗,表现出道德勇气,就不会有后来的巨大人道灾难,可惜历史没有“如果”。

  财富既大 责任也大

  以史为镜,可知兴替。今时的香港,黑衣暴徒及幕后黑手所干下的暴行,足以令人警惕。诚然,绝大部分香港人绝对不接受暴力,不容忍动乱,商界人士同普罗市民一样,私下对暴行也是义愤填膺,对现状也是痛心疾首,对未来也是充满焦虑,但由于种种的顾忌,尤其是担心枪打出头鸟,往往沉默以对。即使利益受损,仍然保持低调,不仅不敢公开谴责暴行,甚至怪罪于警方“多事”,不欢迎警方进入旗下物业执法,想当然地以为,只要处处谦和,事事忍让,就能在乱世中避过一劫。

  如此想法,何其天真!殊不知这样做无异于发出极其错误的信息,令暴徒以为只要人够多就可以为所欲为,横行天下。甚至乎,乱港传媒将商界一些人的忍让怕事,视为对暴行的认同,刻意误导舆论之余,亦作为向警队、特区政府及中央施压的筹码。

  一言以蔽之,对邪恶的容忍,就是对善良的残忍;在暴力面前沉默,必然祸及自身。事关“一国两制”的存废,大是大非面前,最后的关键力量,在于每一个人都要大声地对乱港势力说不,而商界领袖更要身为表率。商界人士爱港之心毋容置疑,且德高望重,为香港之股肱,更是意见领袖,影响力远较一般市民为大,何况部分商界人士还掌握舆论平台。财富愈多,责任愈大,商界过去每每在香港紧要关头发出自己的声音,今次更要勇敢地发声,对暴力说不,对暴徒说不,为遏止乱象出一分力。

  商业无国界,但商人有祖国。香港被誉为一块福地,只有守护这块福田,才能保障经济繁荣与社会稳定,进而保障商界的切身利益。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230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