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从一首歌说起

来源: 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          发布时间: 2019-03-14

从一首歌说起

九龙工作部 黄想平

 

港深旅客高铁列车上领唱《我和我的祖国》。(图片来源:香港文汇报)

  “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流出一首赞歌……”岁末年初,《我和我的祖国》这首经典爱国歌曲,出人意料地在内地“爆红”。在大学校园里,春运列车上,在冰天雪地的长城脚下,在温暖如夏的天涯海角,数不清的民众以“快闪”的方式聚集在一起,共同唱响这首大家耳熟能详的歌曲,用歌声致敬祖国、讴歌时代,诉说对伟大祖国的热忱与依恋,抒发对身处伟大时代的骄傲与自豪。这种发自内心的爱国情怀的自然流露,真挚热烈,让人深受感染、深受感动。

  这种场景让我想起几年前发生在香港的一幕。2016年10月7日,台湾作家龙应台在香港大学的一个讲座中问现场听众:“你有一首启蒙的歌吗?”香港浸会大学副校长周伟立接过话筒回答:“我想是我进大学的时候,好多师兄带我们唱的《我的祖国》”。现场随即有人哼唱起来:“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越来越多的听众自发加入,最后变成了一场全场大合唱,场面非常震撼感人。

  龙应台认为,周伟立身为一名香港高校的副校长,要在一千多名师生面前,毫不避讳地说自己的启蒙歌曲是一首“红歌”,需要勇气。她原以为,年轻人应该不会唱这首歌,但发现年轻人一样能纯熟地唱;原以为港人可能不太会,没想到港人能唱的也很多。我想,龙应台不明白的是,大河不只是大河,稻浪也不只是稻浪,昂扬的歌声背后,是深厚的家国情怀,是强烈真挚的爱国主义情感,这是一种超越时空的精神力量,不管是长者还是年轻人,不管是在内地还是在香港。这是一种情感的自然流露,不需要勇气。

  在这次讲座中,还有一位学生告诉龙应台:我的启蒙歌曲就是《义勇军进行曲》。这首诞生在抗日战争硝烟中的救亡歌曲,是另一首闪烁着爱国主义光辉的不朽经典。在中华民族处于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年仅23岁的聂耳创作了这首振聋发聩的歌曲,很快传遍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成为激励无数炎黄子孙奋起保家卫国的战斗号角,这就是爱国主义的强大感染力。在当时的香港,无数民众正是唱着《义勇军进行曲》,自发走上街头,振臂高呼抗日救亡,竭尽所能捐款捐物支援内地抗战,“父亲教儿打东洋,妻子送郎上战场”的故事,都曾在香港这片土地上真实地发生。正是由于这首歌充分体现了中国人的强烈爱国热情和承担,新中国成立后《义勇军进行曲》被定为国歌,从此成为团结和凝聚亿万中华儿女的精神支柱。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也是《义勇军进行曲》作为国歌传唱的第70个年头,香港立法会将就《国歌法》进行本地立法。一些人危言耸听地说立法是要限制港人的言论和表达自由,还有一些人声称这是要对香港市民进行“强制洗脑”。发表这些言论的人,如果不是别有用心,就是对历史的虚妄和对现实的无知。事实上,无论过去还是现在,爱国主义一直是许多香港同胞内心深处最坚定又最柔软的部分。在香港近现代发展历程中,无数香港同胞正是以强烈的家国情怀,积极投入国家的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事业,发挥了重要作用、做出了特殊贡献。香港回归以来,从利比亚火线撤侨行动,到北海道暴风雪中囯外交官全程陪伴照顾滞留的港澳同胞,港人时常能感受到做中国人的尊严,感受到崛起的祖国对每一位公民的关心和保护。在这些场景中,我们经常能看到香港同胞和内地民众一起高唱国歌,表达作为中国人的骄傲和自豪。

  爱国主义需要具有仪式感的表达。广大香港市民一定会用行动展现对国歌的尊重、对国家的尊重,因为家国情怀和爱国主义精神,一直深深植根于香江热土上,植根于几百万香港同胞心中,从未断流。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0816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