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我与许晓晖的一段缘份

来源: 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          发布时间: 2018-12-10

我与许晓晖的一段缘份

研究部 王珺

 

许晓晖多年来尽心服务香港市民,并重视与业界沟通。(图片来源:香港文汇报)

  日前,正在外参加活动,几位朋友不约而同发来民政事务局前副局长许晓晖病逝的消息,令我大为吃惊!不久前还在微信朋友圈看到晓晖在信报的专栏“澄镜台”写作文章《难忘豆花香》,文笔淡雅平和,一如她本人。没想到短短半月,晓晖竟然与我们阴阳相隔,实在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

  我与晓晖因工作相识。当时我在中联办台湾事务部,晓晖在特区政府民政事务局,分管文化宗教等事务。有一次晓晖告诉我,有一位退休警官蔡先生,义务扶助一群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兵,老人家们都已耄耋之年,大多晚景艰难,蔡先生一己之力做此事颇为不易,她很想帮帮蔡先生,但身份不便。问我们能否想想办法帮助蔡先生和老人家。我感叹晓晖的悲悯之心,托她介绍蔡先生与我们认识,并很快找到愿意一起帮助老兵的热心人士。

  2015年,国家举办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活动,我们通过蔡先生征集来老兵们的情况和抗战事迹,以中联办名义报到北京有关部门。很快,中央批准给这十几位老兵颁发抗战纪念章。我把消息告诉晓晖时,她同我一样高兴,答应与我一起去颁章。

  记得那天恰好是2015年9月18日,我受办领导委托,为14位抗日老战士颁发由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印发的中国人民抗日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章。

  14位获颁纪念章的老战士中,1位已经亡故,4位因身体不便未能到场。到场的9位中,7位是原中国远征军战士,1位是原飞虎队成员,1位曾参加抗日宣传工作。老人家们都很激动,穿了最庄重的服装来出席颁章活动,即使旧衣服也将风纪扣系得一丝不苟,有的还是坐轮椅来的。当我把装着纪念章的红木盒子一一捧送到老人家手里,他们的手和嘴角都在颤抖,此情此景,令我几乎落泪。晓晖一直在旁边陪着我一起颁章。

  颁章之后,我有感而发,说国家今天的和平局面,是70年前老战士们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抗战时期,香港与国家一起共患难,希望大家珍惜和平稳定,爱护国家,爱护香港。我提请大家,用热烈的掌声向老战士表示感谢。

  晓晖也主动发表感言,一向平和的晓晖,此时讲话充满感情。她说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由我们两位女士一起代表国家给老战士颁发纪念章感到非常荣幸。70年前老战士们抵抗侵略、保家卫国,为国家今天的繁荣稳定奠定基础,我们不能忘记老战士当年的贡献。

  后来,晓晖又带我去佛光道场,认识了女住持永富法师。晓晖信佛,长期吃素,我们一起在道场吃斋饭,聆听永富法师讲如何用佛法做心理疏导和心灵管理。晓晖慧根天成,颇有心得。

  2016年春节前夕,我即将赴研究部任职。感念老兵们均年过九旬,风烛残年,我邀请老人家们吃午茶,给晓晖打电话请她一起参加,她因公务未克出席,托我问候老人家。老人家们那天都很高兴,虽然听力不济,但依然聊得热热闹闹,那场面既有趣温馨,又令人唏嘘。此后,好几位老人家陆续离世,蔡先生告诉我们,有的老人临终前仍惦记国家给予的荣誉,把装有抗战纪念章的盒子放在床头。

  再与晓晖见面甚少,但互有微信,常常以文会友。大约在2017年上半年,因咨询一个问题约晓晖见面,她爽快地答应了。我们简单喝咖啡,咨询完问题,我说起抗战老兵的情况,晓晖听得泪光盈盈,轻轻地说,愿老人家在天上安好。没想到这竟是我与晓晖的最后一面!更没想到,我竟然要默默祝愿晓晖在天上安好!

  晓晖在《难忘豆花香》文中写到,“豆腐也代表一种境界雅趣,爱吃者多安贫乐道,善做者更明白顺应自然的重要。

  清代褚人获曾归纳豆腐十德:‘水者柔德。干者刚德。无处无之,广德。水土不服,食之则愈,和德。一钱可买,俭德。徽州一两一碗,贵德。食乳有补,厚德。可去垢,清德。投之污则不成,圣德。建宁糟者,隐德。’盼望我们常把‘十德’带回家。”

  这“十德”寓含晓晖的追求。晓晖虽英年早逝,但她素来德行相济,不论何种境遇,都待人悲悯,对己淡然。相信她在天上会一切安好!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011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