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缅怀文坛巨匠杰出乡贤查良镛先生

来源: 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          发布时间: 2018-11-05

缅怀文坛巨匠杰出乡贤查良镛先生

教科部 陈恒

 

市民到香港文化博物馆缅怀金庸。(图片来源:香港文汇报)

  10月30日下午,查良镛先生在香港养和医院含笑辞世,享年94岁。这一消息迅速刷屏朋友圈,各界金庸迷无不惋惜:文坛巨星陨落,世间再无大侠。连日来,党和国家领导人、特区行政长官、中央政府驻港机构负责人、浙江省家乡领导以及全国、全世界各地喜爱先生的人士及机构,纷纷以崇高礼仪、最深情谊悼念缅怀先生。   

  先生是浙江籍杰出乡贤,我也恰从浙江杭州来香港中联办工作,虽然未曾谋面,但每提及先生之名,心中总感温暖。我一直在跑马地居住,离香港养和医院不远,也是上下班必经之地,先生谢世于斯,仿佛他刚从身边走过。每次上班途中,我都会经过湾仔庄士敦道,这里有先生亲笔题写匾额的杭州酒家,又有几分路过家门的亲切,先生儒雅温柔的风姿,忽隐忽现。    先生奉献给这个时代和社会的,一如他当年在明报创刊词中所说:“我们的信条是‘公正、善良、活泼、美丽’,我们决心要成为你一个甜蜜的知心朋友”。读先生的书,总能唤起正义、温情、快乐、遐想的精神体验。世界各地的中国人和喜爱中国文化的人都由衷地赞赏他、敬佩他。都说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而世界亿万华人心目中,却是共有一个金庸,“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武侠”。   

  去年3月,沙田香港文化博物馆金庸馆向公众开幕,我慕名第一时间前往参观,对先生的创作及事业敬佩得五体投地。去年7月,我女儿来港度假,我也第一时间带她参观金庸馆,让她感受先生文学作品的力量,接受热爱乡贤的教育。相比60年代的读者可称为先生半世纪的书迷,我们70年代人是在先生的作品陪伴下成长的。记得读中学时,同学们最爱光顾的是校园外出租武侠小说的书店,课堂下传递正是先生一部又一部武侠小说,学唱剧中主题曲,张贴人物剧照,读书考试外的文化大餐就是这些武侠小说和电视剧了。周末结伴看《天龙八部》、《射雕英雄传》录像,至深夜翻墙回宿室,如今回想起来依然甜美。记得一次课堂上,老师把半段粉笔精准掷向金庸迷欧同学的脑门,粉笔头碎开了花,吓得欧同学匆忙起立坦白说:“看的是《鹿鼎记》,快结束了”。老师说,“想看金庸,回家看”。不料,欧同学把小说往胳肢窝下一夹,便扬长而去,同学们的目光追逐到窗外,那孑然执着、侠气洒脱的身影,也令人羡慕起来。

  一个多月前,我在中联办八楼餐厅与一位80后的同事聊起饶老过世之后香港的大文化人,我们一致认为首屈一指的大师是金庸先生。这两天,我即兴问了几名90后年轻人,他们说金庸让他们回忆起坐在祖辈膝上看电视的美好童年时光。   

  昨天晚上,我电话访谈00后出生正在上中学的女儿,问她是否还记得去年暑假一起参观金庸馆的事,女儿脱口而出“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女儿说,知道金庸先生逝世了,手机上有很多怀念他的帖文,金庸的书虽然还没读,但知道一些人物,尤其喜欢电视剧《雪山飞狐》的主题曲“追梦人”,旋即在电话里哼起了调子,悠扬畅快旋律略带些许感伤。先生是一位地道的读书人,曾言“有书读,人生就幸福”,一生从未停顿过,2005年已年届八旬却负笈剑桥大学,历经五年获得硕士、博士学位。2009年,又继续到北京大学中文系攻读博士学位,年届90岁毕业,均为剑桥、北大两校最年长的博士毕业生,留下空前绝后热爱读书的佳话。

  先生是一位真诚的写书人,他从15岁开始出版个人作品,而立之年始创作武侠小说,17年间创作了15部武侠巨著,以不朽的名笔使武侠小说登上文学大雅之堂风靡全世界,作品中成千上万名人物栩栩如生,每个读者都能从中找到喜爱和追随的角色。先生参与起草香港基本法,为香港回归祖国和“一国两制”事业作出贡献。先生1994年在北大演讲时说,中华民族自强不息靠的是改革开放,他对中国能够在21世纪成为世界经济中心充满信心,更相信中国人的文化和智慧,可以为世界作出贡献。先生的民族大义和家国情怀是全球华人楷模。先生的精神感召了许多后来者,马云发文悼念:“若无先生,不知是否还有阿里”。

  地上一代宗师远去,天上金庸星光芒璀璨。先生风范长存!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99858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