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香港,“泳”不止步

来源: 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          发布时间: 2018-09-10

香港,“泳”不止步

新界工作部 赵欣

 

维港千人竞渡。(图片来源:香港文汇报)

  我爱好游泳,可以每天骑行五、六公里去泳池。到了香港后,这里数量众多的游泳场馆更令我“如鱼得水”、欢心不已。6年来,我的“泳”迹已遍及港九新界大部分的公众泳池。

  香港的城市治理水平很高,这在公众泳池的管理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公众泳池票价低廉,节假日19港币、平时17港币的价位恐怕比深圳任何小区的泳池都低,即便是冬季加热水温也保持票价不变。公众泳池的设施维护堪称完美,整洁的冲凉房地面、无异味的厕所、每盏都亮的照明灯、没有任何瓷砖脱落的池底,即便是1964年建成的九龙仔泳池亦是如此。公众泳池工作人员十分敬业,如天气寒冷并无人游泳但仍坚守瞭望台的深水埗公园泳池救生员,如帮我这个“大头虾”收好经常遗忘在更衣室衣物的显径泳池清洁员,如小心翼翼帮助残障人士使用升降器入水的斧山道泳池无障碍主任,如发现水里有只死麻雀就决定临时关闭泳池并走到池边向泳者逐一解释的上水泳池主管。

  如果说上述种种是各泳池的“共性”,下面则是我所体验过的不同泳池的“个性”。正如毛泽东主席在滔滔江水之上咏出名句“极目楚天舒”,头枕碧水时能仰望苍穹的露天泳池对泳者有着不一样的吸引力。我常去沙田海边上的马鞍山泳池和维多利亚海边的坚尼地城泳池,宽广的海面为泳池留下了不被高楼大厦分割的完整天空,让泳者身体在水中充分舒展的同时,思绪在千载空悠的白云下天马行空般驰骋。沙田赛马会泳池位于众多屋苑之间,夜晚时分,万户灯火如同繁星密布于泳池边的天际,为泳者带来家的温馨。九龙坑山脚下的大埔泳池,可以让泳者看到山的雄伟,以及山上树木随风摇曳的灵动。紧贴东铁线的粉领泳池,眼见火车转瞬即过的飞驰,耳听车轮与钢轨碰撞的雄浑,泳者也不自觉地绷紧肌肉、挥动四肢,更为有力地击水向前。

  露天泳池固然好,但遇到低温天气,即便有加热水温功能,但远低于水温的气温,对泳者在入水前及出水后仍是很大的考验。这时,室内泳池就成为了更好的选择。在我看来,最佳室内泳池当属中山纪念公园泳池,每当往来于离岛以及澳门的船只靠着海堤经过,泳者就可以透过泳池的落地玻璃清楚地看到那高耸的桅杆和烟囱,恍如身在大海之中。显田泳池的室内灯光采用射灯照射吊顶后漫反射于池面的设计,不仅不存在仰泳时灯光刺眼的问题,而且柔和的光线均匀地洒满池面,为寒冷冬日增添丝丝温暖。摩理臣山泳池是为数不多的在冬季既开放温水池亦开放冷水池的泳池,这里经常可以见到几位老人无论气温多低仍勇敢地跳入室外冷水池中,真是严寒何所惧、泳者志更坚!

  如同叮叮车、如同茶餐厅,几乎每天去公众泳池游泳已经成为我在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最令我难忘的,是每年10月前往维多利亚海边,迎接公众泳池结识的“泳友”成功横渡维港,目睹那千人竞渡之下、维多利亚海面一时“卷起千堆雪”的壮景。“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这不正是香港精神的写照么?

    
010020030440000000000000011100001299505311